最严谨的标准、最严格的监管、最严厉的处罚、最严肃的问责
长城食安奖

2019“行走的汾酒”文化大巡展活动在三亚举行

作者作者:中国新闻网 来源来源:中国新闻网 时间时间:2019-12-06 16:33:16
描述

12月5日,以“改革潮头清香涌”为主题,“2019行走的汾酒(海南站)暨长三角珠三角汾酒核心市场推进大会”在三亚举行。“打响山西国资国企改革第一枪”的汾酒,与改革开放先行军的海南特区,进行了一场跨时空的对话。

  中新网12月6日电 12月5日,以“改革潮头清香涌”为主题,“2019行走的汾酒(海南站)暨长三角珠三角汾酒核心市场推进大会”在三亚举行。“打响山西国资国企改革第一枪”的汾酒,与改革开放先行军的海南特区,进行了一场跨时空的对话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汾酒集团总经理谭忠豹(左一)

  汾酒集团总经理谭忠豹,集团专职党委副书记刘卫华,股份公司总经理常建伟,集团总经济师张春生,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李俊以及公司营销系统、生产单位、国家级技能大师、长江以南市场经销商代表等200余人出席了活动。

 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会长王新国、协会秘书长秦书尧,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张飞,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王雁翎,海南省山西商会副会长王德骏等嘉宾应邀出席。

  刘卫华在致辞中介绍,从2018年4月“行走的汾酒”文化大巡展在山西汾阳杏花村正式启动,先后到达济南、郑州、杭州、呼和浩特、上海、西安等城市。今年10月12日,“行走的汾酒”火炬再次点燃,首站到达天津,之后传递到首都北京,如今又来到了风光旖旎的海南三亚。

  “行走的汾酒”所到之处,将传承千年的酿造技艺,原原本本展现在消费者眼前,将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,真真切切传递到消费者心中,这种开放、坦诚的展示交流,也点燃了市场热情,激发了市场能量,成为汾酒市场发展的催化剂。

  刘卫华表示,海南是2019“行走的汾酒”重要一站,这里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,日新月异的建设发展,吸引着人们到此旅游、生活、创业,同时也让这里成为一个文化与消费的风向标,新时尚、新生活从这里发散开来,影响着珠三角、长三角,乃至更广阔的区域。“行走的汾酒”来到海南,将是汾酒文化的传播与推广、交流与共鸣,也是市场的建设与发展、推进与远行。

  改革,是汾酒与海南的共鸣

  王新国在致辞中表示,海南是一片改革热土,从海南经济特区,到中国(海南)自由贸易试验区。四十多年来,海南始终敢为人先,勇立潮头;汾酒是民族工业、民族品牌的改革典范,从1915年漂洋过海,获得巴拿马万国博览会最高荣誉甲等大奖章,中国白酒第一次“开眼看世界”,到中国白酒上市第一股、山西省国企改革试点,汾酒的发展历程一直闪现着改革的光辉记忆。

  改革者的担当与勇气,责任与使命,让汾酒与海南之间有了一种特殊共鸣。对此王新国认为,当“行走的汾酒”来到海南,必将碰撞出改革的思想火花,激发出创新的市场动力,为社会发展与酒业发展产生重要价值。

  王雁翎介绍,海南不仅是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特区,其实也是中国最早向世界开放的前沿。早在汉唐时代,海南就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,在世界贸易中举足轻重。清朝后期,随着南洋的开发,海南以其在东南亚的特殊地理位置得以迅速发展,与东南亚和世界上许多发达地区有着密切的商贸往来,有十几个发达国家和地区在海口设立领事馆。

  王雁翎表示,山西历史上有“走西口”的传统,海南文昌、万宁、琼海一带也有“闯南洋”的历史。二十世纪初,先后有数以万计的海南人乘船离开海南岛,到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印尼等国闯荡谋生,并由此走遍世界。

  在此基础上,王雁翎认为,山西汾酒来到海南,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就是带着山西的精神,来跟海南的精神进行一个碰撞、交流、融合。

  张飞认为,改革创新是一种文化品质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汾酒文化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,能够穿越数千年历史长河而生生不息,正是因为它善于创新,勇于变革,在改革中实现了自我的升华发展。

  活动最后,谭忠豹、刘卫华、常建伟、张春生、李俊、张世平等汾酒集团领导共同登台,启动2019“行走的汾酒”海南站暨长三角珠三角市场推进仪式,开启了汾酒在长江以南市场的新征程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汾酒此次将“酿造车间”搬到了现场,面对面向大家展示传统的酿造工艺。同时,酿酒大师傅们邀请观众近距离体验汾酒的酿造过程,点燃了现场粉丝们的热情。

  活动现场还以历史文化图片展的形式,展示了汾酒6000年绵延不断的酿酒史,以及中华酒文化的起源与发展,吸引了众多消费者和游客的驻足。


(责编:霍彦朋)

转载请注明出处
声明

1.本网站刊发或转载网站新闻/报文资讯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无关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;4.文章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相关文章
评论